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

好想試試多P

2017-03-06

花咲一杏

炮友從○○選手到名人都有。對恥垢有愛!?一舔到後庭花便立刻吹簫口交是必要過程!想挑戰遠距遙控電動棒玩法!對性的慾望無窮無盡!


統整先前3回的內容可以得知,至從國二初嘗禁果之後,花咲一杏小姐除了生理期以外,幾乎過著每天不離性愛的生活。不僅對性愛不會感到厭煩,反而更加成長、進畫,再加上找到下一個野心目標,簡直是一頭性愛怪物。直到最終回最後一行為止,她都會做出性慾滿點的發言喔(笑)。

--既然私生活也會經常玩多P,拍片時會覺得沒什麼大不同嗎?

一杏:我私底下是跟陌生人上床,而且並非為了工作而做,不是會喜歡上那玩法嗎?一想到往後不可能再見面就會放膽去玩。但若是工作的話,我會微微緊張,直到最近終於習慣了。

--看來是因共同演出的對象而定呢。

一杏:是的,畢竟多P總會遇上雙方肉體適不適合的問題。不過該說我和波多(波多野結衣)醬非常尊重對方嗎…其實拍得還不錯。大概是K*WEST導演巧妙地讓我們輕鬆相處的關係吧。所以過往的作品中,我對那支作品特別有印象。

--妳們兩人還能輕鬆看待「陽具&乳頭是美女的玩具」這件事呢。

一杏:對我而言,它們本來就是玩具。無論輕咬或拉扯乳頭,而且我是個M,就算被用力捏也能平靜看待。因此也能對其他人做出同樣的事。

--這代表妳懂得拿捏力道吶。

一杏:對啊對啊,就像這樣(雙手做出轉鑰匙般的動作)同時捏兩個乳頭。

--如果被小花玩弄的話,說不定男性心中M的那一塊會覺醒呢。

一杏:由於有些人(的陽具)反而會軟下去,有人會升旗,我不太清楚。可能會升旗的人喜歡刺激一點,軟下去的人需要更溫柔一點吧。

--在小花眼中,男性乳頭是刺探對方類型的入口啊;。

一杏:對啊,我會從那部分連接下一個階段。

--接下來就是把陽具當成玩具玩弄?

一杏:陽具嘛…我還是會尋找最舒服的部位呢。

--不會突然用小花流大肆玩弄它?

一杏:雖然我會對男優那麼做,但這一點畢竟因人而異。而且玩弄的方式不是也會因人改變嗎?陽具翹得越高,我越想挑逗對方,不太會拚命朝陽具進攻。該說我想欺負對方嗎…大概是在那情況下會激起我的S心吧。

花咲一杏

--即便挑起男性的浴火,也不會用踩陽具的方式弄痛對方啊。

一杏:儘管會耍耍腳排的功夫,但是我不會亂踩陽具喔。

--如果是M男,總有人喜歡被女性踩踩陽具吧。

一杏:我曾在幫會拍踢蛋蛋場面的片商拍片時踩過陽具,可是內心會有點掙扎。我無法亂踩或亂踢男性生殖器。那還不如把褲子脫掉,用穿著褲襪的雙腳幫他們腳排。

--腳排就是妳凌辱攻勢的極限了嗎?

一杏:對啊。不是靠手或嘴,而是雙腳獲得快感就會覺得眼前的男性很色,連我的私處也會跟著濕濡。

--原來妳也會樂在其中啊。那麼,就像「姊逆3P出神」(痴女ヘブン)中的逆推橋段,小花最多曾一次對上多少人?

一杏:最多對上三個人呢。

--跟之前相比,這是個讓人稍稍放心的數字吶(笑)。

一杏:1對20可是會應付不來呢。

--我覺得1對3也不好應付喔,畢竟對方全是炮友。

一杏:是身為炮友的歐吉桑和他的炮友們。不過既要口交、手排和性交的話…當時我覺得3個人就是極限了。

--三管齊上啊。但既然是私底下的話,可以一邊休息一邊跟有精神的人輪流玩吧。說不定有人只是喜歡欣賞活春宮而已。

一杏:對喔。這麼一想的話,其實人數是無上限耶!

--畢竟小花的私處可是有練過的。當時怎麼會上演1對3?

一杏:當時我跟炮友彼此聊起「最近覺得性愛好無聊」這個黃色話題。當我說「厭煩1對1了,好想試試多P」,結果得到「我有推薦的對象喔,馬上找他們過來」的回應。不過這也是三年前的往事了。雖然也會玩BBQ跟上求愛酒吧,但是等開始工作後,由於想法轉變的關係,我已經變得很正經了。變成了一位正經的放蕩女。

--正經的放蕩女是什麼意思啊(笑)。

一杏:應該說不會饑不擇食了吧…。例如我已經不會再去求愛酒吧獵男人了。最初接到プレミアム面試通知之際,剛好是我常去求愛酒吧獵男人的時期…。

花咲一杏

--即便不去求愛酒吧,妳也不愁沒男人玩吧。

一杏:我有段時間想著或許能學到不一樣的事物,所以都會去求愛酒吧。該說是跟一般人不同的變態生態吧。我心想說不定能見識到那樣的世界。

--好強烈的追求心啊。可是妳成了正經放蕩女之後,外面依然有炮友吧。

一杏:炮友可多了。只是說,最近人家幫忙介紹的炮友已經勝過在酒吧等地釣到的男人,感覺認識的名人也增加了。

--妳好歹是AV女優,比較容易介紹呢。不僅身懷過人技巧,人也長得挺漂亮的。

一杏:我也不清楚。可是人家介紹說我是AV女優會帶來非常大的壓力。假如人家不覺得有什麼好介紹的,不僅會丟介紹者的臉,我也會很意外。所以一開始都會問怎麼介紹我的。我會問介紹時用了我的本名還是藝名,僅管用本名比較容易應對,如果用藝名的話,打從最初就能期待後面的發展。

--不會給妳帶來比拍片時更沉重的壓力嗎?

一杏:會啊,完全進入接待模式。

--小花根本沒有樂在其中嘛。

一杏:所以我不會持續那關係,跟那種對象只會玩一次而已。算啦,如果找我的話,我還是會赴約啦。

--我想妳應該不能在專訪內爆料說出那位名人是誰吧。

一杏:爆料會出大事的,對不起。

--給個提示就好。妳以前好歹曾經吃過足球選手。如果要形容的話,都是名人嗎?

一杏:很多呢。所以一知道對方喜歡什麼玩法,我會很開心。再加上我是追星族,會期待知道對方住在什麼樣的房子裡。所以我們都是在感謝彼此的情況下結束。

--沒有見過妳非常憧憬的人嗎?

一杏:沒有耶。只有讓我覺得很帥的男人。

--介紹給那方面人士時,大多用本名還是藝名?

一杏:用藝名比較多。

--這樣啊。有很多男性喜歡自傲說自己認識名人,如果認識的是AV女優,說不定對方也會自豪呢。沒有其他女優會陪妳一起去嗎?

一杏:沒有耶。AV業界不是有很多非常正經的女孩子嗎?如果帶她們一起去,人家可能會以為她們跟我一樣色,那會很可憐的,所以我不找她們去。因此這時我會用「亂友」來稱呼。

--這方面比較正經啊。為其他女孩著想的妳挺迷人的。

一杏:還好啦,我只是喜歡性愛而已。

--以先前的專訪內容來看,妳最喜歡的體位果然是正常位呢。

一杏:如果是往上彎的陽具,確實如此。或許是覺得跟陽具不大的炮友上床時用正常位不夠過癮,我會改用側位吃深一點,然後蹭到上面的部位。一旦蹭到上面的肉壁,我就會高潮連連。

--直接說「喜歡陽具蹭到腹側粗糙肉壁的快感」不就得了。

一杏:我不會說得那麼明白,只會一直講「那裡!就是那裡!」

--原來妳只會在蹭到的時候說出正確答案。

一杏:對啊。如果沒頂到,我會從容的問「舒不舒服?」光這麼問,對方就知道我還遊刃有餘了。

--沒頂到就會表現得很從容,然後要對方察覺這一點啊(笑)。

一杏:他們會看隨機應變喔。

--妳不會自行調整腰部的角度,讓陽具頂最舒服的部位嗎?

一杏:用正常位的時候,我常會自行抬高腰際。啊哈哈,我會那麼做喔!

--如果是直挺陽具的話,用背後式頂到敏感部位時應該也會很舒服才對。

一杏:我也很喜歡背後式喔。如果是直挺(陽具)的話,用背後式確實能夠輕易頂到敏感部位。

花咲一杏

--騎乘位呢?

一杏:我最近喜歡上騎乘位了。最初由於難為情,我不太喜歡這體位,連面試資料也有寫我拿騎乘位沒辦法。另外一個原因,就是我單純體力不夠,總覺得會搞喘氣連連,所以不喜歡它。可是最近接到不少凌辱系的片約,(因為開始用上騎乘位)我的肌肉變得很發達,比如大腿或屁股…

--是騎乘位肌肉啊。

一杏:是的。如果說永不停歇會太誇張,現在我可以一直動到男方射精為止了。

--妳成長了耶。

一杏:是的。這麼一來,我能夠從容地享受快感,也發現騎乘位是一種能夠帶來如此舒服感受的體位了。騎乘位不僅能讓我自由摩擦喜歡的部位,最近也帶給我幾乎和假陽具自慰相同的感受了。

--原來妳能吸收任何經驗啊。光這些發言,就能感受到無論拍片還是私底下,妳不僅不會感到厭煩,反而越做越饑渴吶。

一杏:就是說啊。我總覺得越做越想要。這陣子也首次體驗了「遠距遙控」玩法…

--那是怎麼辦到的?

一杏:不好意思,那是拍片時玩的。請問您知道「遠距遙控」玩法嗎?

--妳是指無線遙控跳蛋吧。

一杏:是的。由於能夠遠距遙控,一起搭上電車的話,如果從遠處打開跳蛋開關就會傳出震動聲(用手遮住雙腿間忍受刺激)喔。那讓我玩得很開心,下次也想在私底下玩玩看。不過拍片時,跳蛋的震動強度有刻意調弱也很少調強度,感覺不太過癮呢。畢竟是第一次,我也在那狀況下濕了,但是實際上要使用的話,震動調強一點應該也沒關係才對。

花咲一杏

--我幾乎可以想像妳使用的場面了(笑)。

一杏:首先能想到的,還是大家一起吃飯的時候吧。只有兩個人知道這件事,而我動作扭扭捏捏的,男方則是嘴角掛著笑意。所以我認為有變速的話會更棒,這不是個好主意嗎?

--如果震動太強的話,馬達聲會露餡,況且無線遙控跳蛋不容易產生強烈的震動喔。

一杏:這樣啊~如果聲音會露餡,那就不能偷偷玩了。但我還是想要強烈一點的震動耶。

--宣傳人員給了我「緒奈萌有自製跳蛋,還說市面上的產品震動太弱了」這個資訊。

一杏:原來可以自製啊。似乎很難呢,可是我想試試看。想讓男性待在大樓屋頂用望遠鏡觀察我,然後在意想不到的時機打開跳蛋的開關,這是我最近自慰用的題材哦~

--妳都大玩特玩了,還會自慰啊。

一杏:兩者不能並論嘛(笑)。

--即便不是「遠距遙控」,妳也沒玩過私處塞著跳蛋去約會的玩法啊。

一杏:啊哈哈哈哈,沒玩過哦~仔細想想,我在玩具方面意外地沒有多所接觸呢。就連電動按摩棒也一樣,我是在拍片時首次用上它。

--很少用玩具啊。看來還有小花沒玩過的玩法呢。請問妳下次想挑戰哪種玩法?

一杏:挑戰什麼好呢……。吞精還是不太一樣吧。我無法接受吞精喔。不是有女優說精子很美味嗎?

--葵玲奈等女優都說過這些話。

一杏:是的,因為連HAMAMAO(濱崎真緒)等女優也說過,所以我有點在意,然而心中依然非常抗拒吞精喔。

--妳也不想找毫無愛意的炮友練習這件事吧。

一杏:如果1發2發的話,找認識的人也不要緊。可是要喝100發或者拍食精系列的話,我就不曉得能否勝任了。

--那是超狂熱等級的內容,已經屬於其他次元的領域了。

一杏:說的也是。如果要喝10發,我會撐不住。雖然聽說吐出來也沒關係…

--不要勉強自己比較好。假如不合適會搞壞身體。

一杏:果然會搞壞身體啊。其實在拍攝毒針(連合)作品當天早上,玲奈整個人非常不舒服,甚至嚴重到大家紛紛詢問她身體是不是快散了的地步。可是第一段劇情就要拍吞精場面,她還是全喝下去。好不容易拍完戲,玲奈隨著一句「總覺得身體好轉不少」打起精神來了。看著後來很有元氣地繼續演出的她,我苦惱心想「精子有養分嗎?」

--哪有,精子又不是營養飲品(笑)。後來妳就開始注意吞精這回事?

一杏:是的。

--就像玲奈的吞精那樣,有小花一玩便會打起精神的玩法嗎?

一杏:啊、我喜歡舔後庭花喔。

--原來舔了後庭即可打起精神啊(笑)。

一杏:對啊!因為我認為後庭有反應的人大多是體質敏感的人呀。

--可是男人的屁股又不好看。

一杏:的確不好看,所以我喜歡!

--「所以」?

一杏:我最近變得有些變態了。喜歡髒汙和臭味…。當然,我依然無法演出糞尿系跟髒物系作品喔。以前曾覺得陽具很臭,口交時也會把恥垢吐出來…。然而到了最近,有點臭的陽具卻能夠激起我的慾火。有人曾問我「妳萌臭味?」就是了。

--看來是有些與眾不同會比較好啊。

一杏:對啊,就像吃一般起司不過癮,進一步喜歡上藍起司那樣。我喜歡臭臭的味道。

--那麼說來,妳和炮友上床時也不會先沖澡,而是直接開戰?

一杏:對啊,我喜歡玩即尺(指尚未清理陽具)口交!

--妳又不是情色店小姐。就算說喜歡即尺也未免…

一杏:說的也是。總覺得我目前仍在進行一趟探索自己喜愛之物的旅程。

花咲一杏

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