睡覺被男友舔膝蓋窩

9/23/2019

素人

連SOD副社長也為之癡迷!透明感超群的美女青空光專訪登場!「雖然並非不好色…但是我不太清楚!目前還有點不太適應(笑)。」「曾經在睡覺時被男友舔了膝蓋窩…」

素人

青空光即將於10月10日從SOD出道。這位據說令閱AV女優無數的SOD副社長也為之癡迷,透明感超群的美女長篇專訪來囉!

▼以下為青空光出道作

素人

AOZORA‧HIKARI

1999年1月8日生 血型:B型

興趣:四處吃 專長:空手道

優點:不怕生 缺點:想太多

喜歡的話語:正面思考

喜歡的食物:櫻桃、媽媽煮的咖哩

◉Twitter:@aozora_cmore

 

這樣的我…真的可以嗎?

──我聽SOD宣傳人員說妳是受到期待的新人呢。

青空:哈哈哈,我會努力回應大家的期待。

──青空小姐…我可以稱呼妳「青空小姐」嗎?還是可以稱呼妳「小光」?

青空:呃…該怎麼說呢…我緊張到想不起來了…

──那就稱呼妳青空小姐吧。

青空:咦~~~這時候應該稱呼小光才對吧(笑)。

──妳完全不怕生呢。

青空:其實會哦~!(笑)

──「其實會哦~!」會這麼說的人大多不怕生。

青空:哈哈哈哈,這樣啊。

──妳的個人檔案上寫著「優點是不怕生,缺點是想太多」,請問妳平常大多會思考哪些事?

青空:例如這樣的我真的可以嗎…之類的。

素人

──「這樣的我」是指什麼?比如自己的性格之類的,可以請妳說明嗎?

青空:總覺得我可能自尊心很高,同實是個完美主義者…

──請稍微透露妳自尊心高的相關例子。

青空:比如說,我有在練空手道,有時會心想「我絕對不要輸給這個人!」之類的…

──啊,原來是不服輸啊。

青空:是的!我不喜歡輸!

──請問妳練了多久的空手道?

青空:從小學一年級練到國三為止。

──練了9年,其實很紮實呢。只有點到為止嗎?

青空:點到為止而已。

──那麼,架勢也有練起來嗎?

青空:我在拍攝時施展過,說不定有收錄在出道作裡面喔(笑)。

──完全不怕生且說得很流利呢。拍AV時也完全不會緊張嗎?

青空:不,我會緊張…

──怎麼突然語氣一轉啊(笑)。目前也在拍攝哦?

青空:哎呀,我…不擅長拍攝(笑)。

素人

曾經在睡覺時被男友舔了膝蓋窩…


──個人檔案上寫著「性感帶是膝蓋窩」,可以請妳聊一下嗎?

青空:呵呵呵。我曾經在睡覺時被男友舔了膝蓋窩…

──那跟性沒有關係,就只是兩個人一起睡覺?

青空:是的,不過那任男友原本就喜歡…吃我全身…應該說喜歡亂舔吧…

──請別真的讓他給吃了!(笑)原來是用舔的。男友明明很年輕卻很喜歡挑戰呢。

青空:對方可能有類似經驗吧。

──妳沒問過嗎?

青空:對方好像從國中開始就有那方面的經驗了。而我則是完全沒經驗,反而對那方面的行為沒興趣,無論國中還是高中時期都是如此。我覺得是對方鼓起勇氣找我的。

──明明父母還在家裡,棒球社的男友卻舔遍妳這個美少女全身上下…

青空:沒有全身上下毫無遺漏啦(笑)。

──但是連膝蓋窩都舔過的話…感覺是毫無遺漏呢。但是妳也知道舔膝蓋窩會很舒服了。

青空:嗯…身體會顫一下,很舒服喔。其實很敏感!

──其實很敏感?這話怎麼說?怎麼會用過去式?

青空:膝蓋窩很敏感啦(笑)。

──現在已經沒那麼敏感了嗎?

青空:膝蓋窩…是的,因為我好像全身都很敏感,目前不曉得哪裡最敏感了(笑)。

素人

──為什麼會跟那任男友分手?

青空:我們後來變成遠距離戀愛…。那任男友跑去九州唸大學,而我則是留在家鄉唸書…只好說「拜拜」了。

──不是努力經營遠距離戀情啊。

青空:對方有說要努力經營哦。但是我沒辦法做到。

──那麼,從那時候起不就有很多機會了嗎?

青空:您是說邂逅嗎?完全沒有喔。

素人

拍了三場床戲,後來在東京觀光。

──請問拍出道作時感覺如何?

青空:很緊張呢。

――妳有覺得緊張?

青空:有哦,其實很緊張哦~

──現在不會緊張了吧?

青空:這麼聊天其實完全沒問題。

──因為什麼而感到緊張?

青空:片場人很多,還有攝影機在拍攝。 

──片場大約有多少人?差不多SOD職員總數200人左右?

青空:人沒那麼多啦(笑)。只是那樣不太好,害我一直肚子痛。

──在鏡頭前首脫以及第一次跟AV男優上床,請問哪一個比較讓妳感到緊張?

青空:應該是首脫吧。

──如果把緊張度用100分來計算的話?

青空:100分!

──100分!那麼跟AV男優上床的緊張分數還要少一點?

青空:雖然也會緊張,但是AV男優有給我建議,要我把身體交給他就好。所以就任由AV男優來了。

──那麼緊張度是幾分?

青空:100分(笑)。

──根本同分嘛!不過妳已經把身體交給對方了。

青空:是的,那樣還好一點。

素人

──拍完出道作的時候有什麼感覺呢?

青空:有鬆了一口氣的感覺呢。

──還記得拍完之後做了哪些事情嗎?

青空:我回去旅館休息。總覺得太過放鬆而有股…脫力感。

──請問妳在出道作裡做了些什麼?

青空:第一次…幫男人打手槍?摸陽具?該怎麼說呢,第一次摸到AV男優的…那話兒?(笑)還有…我拍了三場床戲。後來在東京觀光。

──咦?是拍攝嗎?

青空:就是拍攝。

──請問妳去了哪些地方?

青空:我去月島吃御好燒跟文字燒…另外還有搭船。

──搭水上巴士嗎?

青空:那是水上巴士啊…原來還有那樣的東西。

──東京區域內有很多河,其實有不少水上巴士可以搭乘哦。

青空:我還是第一次搭乘呢。

──感覺妳的出道作跟往常的不太一樣呢。

──另外,妳說喜歡吃媽媽煮的咖哩,其中有什麼祕密啊?

青空:就很普通的家庭咖哩,買佛●特咖哩塊煮的。但是我覺得裡面有一股隱藏的滋味。

──妳沒有向媽媽打聽那個祕密嗎?(笑)

青空:我沒有問過呢(笑)。

我有一次拜託媽媽讓我也一起煮咖哩。那時候,有一款我們故鄉很有名、會拿來加在很多食物上的醬汁,可以當成燒肉醬汁也能拿來炒菜。我以為加進咖哩會變得很好吃,結果…辣死了!加太多結果變得很辣。我自己沒有煮成功。

──那麼,往後有舉辦活動時,請務必煮那款咖哩!

青空:哈哈哈!這提議不錯呢。

──謝謝妳接受訪問!

隨機文章:看管男人射精次數

4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