體驗食物配洨吃

1/16/2018

素人

滑溜香奈的最後一次!回顧以AV女優身份走過來的6年歲月點點滴滴!▼鯖魚玩法是什麼!?能夠心平氣和食精的原因是…▼跟可怕的TOHJIRO導演首次見面!

素人

我們的鶴田香奈已在2017年引退了!!小編得知此消息後,大力向經紀人拜託,希望能夠做最後一次專訪來為她做點綴…而這個願望實現了!!!

這次專訪,小編題名為「小鶴謝謝妳帶給我們夢想!鶴田香奈引退惜別長篇專訪!」

擔任採訪的,是從鶴田香奈出道當時便已經就任的DMM NEWS R18副編輯長。久違的兩人情緒急速高漲!替各位讀者挖掘到了比平常更多的文字量喔。

請慢慢欣賞!!


鶴田:好久不見。請多多指教!!!

--哎呀~妳要引退了呀!好寂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

鶴田:對啊,我要在12月底引退了!

--自從出道算起幾年了?

鶴田:我想想…差不多6年(2012年2月出道)。

--順道問一下,妳還記得出道當時的情況嗎?

鶴田:呵呵呵呵,當然記得。

素人

--對啊…妳努力走過來了呢。

鶴田:哈哈哈哈。哎呀~不過話說回來,我沒想過可以擔任AV女優這麼久。

--難不成妳原本打算辭掉AV女優工作拍拍屁股離開業界?

鶴田:哈哈哈哈~不不不,我沒那麼想過。

--我聽說剛開始,妳多少…在演技方面吃了一些苦頭,還發生過其他事情呢(笑)。

鶴田:那些我還記得很清楚(笑)。

--比如搜查官之類的作品!

素人

鶴田:哎呀---那可是累死我了…我對演戲沒什麼自信,可是有通告發過來,所以答應只演一支。

--哈哈哈哈。妳不太擅長戲劇類作品?

鶴田:沒有啦-話說,我是有股類似自己根本演不來的感覺。

--對自己的評價那麼低?

鶴田:剛開始我還認為絕對辦不到。

--咦~原來是那樣。可是妳現在不是在片商ドグマ那邊演出了不少戲劇類作品嗎?

鶴田:哎呀~確實有推出呢。

--一回生二回熟,妳的演技已經越來越精湛了。

鶴田:嗯~不過我覺得還是不擅長演戲。

--我認為妳的演技已經很不錯了。

鶴田:哪有哪有哪有…

--正因如此,最近演出的作品範圍非常廣呢。

鶴田:確實有耶~

--無論抖S還是抖M,妳心中有想要演出的作品類型嗎?

鶴田:想演出的作品類型…???是什麼呢。

--在TOHJIRO導演執導下比較容易發揮?

鶴田:啊~唉,什麼都別思考會比較好(笑)。如果要說的話,是比較容易發揮。

--哈哈哈,什麼都別思考是啥意思?任由男優採取主動?

鶴田:對啊對啊,腦子一片空白反而能夠發揮(笑)。

素人

--看來玩了很多玩法。例如後庭解禁跟春藥類作品……。妳還記得跟TOHJIRO導演之間的哪些回憶?

鶴田:最讓我覺得「這個人頭腦有問題」的,就是鯖魚有關的玩法。

--鯖魚!(笑)鯖魚玩法呀。

鶴田:在這麼大的桶子裡放滿像是水煮鯖魚的東西。我看了都不曉得該怎麼做才是對的了…(笑)。

--哈哈哈哈!說的也是。

素人

鶴田:啊、就是這個就是這個。

--妳會看自己的作品嗎?

鶴田:…不會看。

--完全不看?連樣片也一樣?

鶴田:我都不會看,哈哈哈。

--我還以為妳今天會想看(笑)。

鶴田:不不,沒看也沒關係(笑)。

--妳沒想過要拒絕嗎?拒絕鯖魚玩法。

鶴田:雖然不曉得有何意義,但導演要我隨著當時的心情去演就好。說真的,我直到最後都全身發抖。

--哈哈哈!不曉得那是何種心情。

鶴田:無法重整情緒,只能一直發抖(笑)。

--如果是愛好此道的人,可能會內心激動到無法自己呢。

鶴田:不只鯖魚玩法,先前拍過的食精作品也是,食物類作品都會帶給我很大的衝擊。

素人

--有心理陰影?

鶴田:不是心理陰影,我可以心平氣和地吃掉就是了。只是還留著那些記憶。

--哈哈哈!雖然指示要怎麼做都會照做,不過有留下記憶呢。

鶴田:當然有啊。

--對於食精作品中印象最深刻的食材是什麼?哪一道菜最驚人?

鶴田:嗯…最容易入口的是羊羹。

素人

--原來羊羹比較容易入口啊!味道其實沒什麼變化?

鶴田:因為精液整個黏在羊羹上面…該說精液算是點綴嗎?還是說加了它也沒什麼害處…

--沒害處(笑)。聽起來很像評論家的說法。

鶴田:哪有(笑)。其實很容易入口。

--原來還能入口啊wwww畢竟妳是笑著吃完的。炒麵麵包呢?

素人

鶴田:炒麵麵包就有點…畢竟精液會滲進麵包裡面去,過了一段時間後,精液就變得乾乾黏黏的了。

--那會很難入口嗎?

鶴田:但是最難入口的就是鮭魚了,腥臭味根本高了100倍的層次。

--好的好的,畢竟原本就是生魚,反而更腥臭了。如果要妳再吃一次,還吃得下嗎?

鶴田:但我覺得還是吃得下(笑)

--哈哈哈哈哈!

素人

鶴田:可是連導演也表示他原本以為我辦不到,有吃下去真是太好了。

--妳有一臉得意,擺出「妳以為我是誰?」的表情嗎?

鶴田:不不不,我才沒有那麼做(笑)。只是覺得能達成要求真是太好了,欸嘿嘿。

素人

--請問跟妳最要好的女優是哪一位?

鶴田:該怎麼說呢?大概就是跟我在同一家事務所共事數年的星川麻紀跟ドグマ的M女軍團吧。我們會在活動上共同登台演出。

素人

--跟星川麻紀要好地一起引退嗎?(笑)

鶴田:對啊(笑)。而且我還不曉得麻紀要引退了。聽到消息時只有一臉驚訝。

--的確會驚訝呢。知道彼此都要引退後,妳們有聊聊嗎?

鶴田:不,完全沒有(笑)。

--這部分反而很淡然看待呢(笑)。那麼,請問想一起共同演出的女優是哪一位?

鶴田:是哪位呢…。我沒……其實我原本很怕生的。

--又來了又來了。

鶴田:哎呀~其實我並沒有…很想跟女孩子一同演出。

--男優方面的想法?比如「這男優的陽具很棒唷」之類的。

鶴田:其實我不太會嫌棄人家,也沒什麼喜好。跟尺寸無關,我比較喜歡硬挺的陽具。

--好好好,大家的陽具都很硬挺呢。

鶴田:大部份啦,呵呵呵呵。

--覺得哪位導演比較好?果然是TOHJIRO導演嗎?

鶴田:說的也是。畢竟我受人家很大的照顧……

--這麼說也對。人家也幫忙規劃活動,讓妳日本全國跑透透。請問他是一位什麼樣的人?

鶴田:很體貼的好人。

--他對作品的熱情給人很強烈的印象,妳身為演出者,也能感受到那股熱情嗎?

鶴田:會啊!另外在做事方面,他也會非常認真地替女生著想。

--M女軍團雖給人會在大活動上用繩子綁起來拖走的印象,不過私底下則是非常替妳們著想。

鶴田:是的,哈哈哈。幻想是不是破滅了?

--首次見到TOHJIRO導演時,對他有何印象?

鶴田:剛開始,他的外表有些可怕,而且面試的房間有點暗……(笑)。讓我很緊張。

--哈哈哈,原來如此。聊過之後的印象是?

鶴田:可是面試過程又跟一般情況不一樣,我不用在準備好的問卷上寫太多東西。話說,他跟我聊的並非過去的工作跟作品,而是聊自己的過往。

--原來如此。一個人的品性可以透過這樣的對話了解到呢。彼此有產生信賴關係嗎?

鶴田:剛開始確實很可怕,然而等拍過幾支作品,還到地方上舉辦活動之後,我們聊天的機會越來越多,差不多就是那時產生的。

--越來越親近。

鶴田:因為我原本心想「後庭絕對不會解禁」,但後來想法卻變成「什麼題材都試試看好了」。

--哦~那並不是花時間說服妳改變想法,而是靠信賴關係改變的?

鶴田:是的,那是千真萬確的事實。

--然後,接下來準備在TOHJIRO導演主辦的活動上舉行畢業典禮?

鶴田:是的。就在12月14日(預售票很早就賣完了。當天會釋出一些入場券。)

--目前還沒有實際感受嗎?

鶴田:這個嘛。還沒有呢。

--以前水菜麗畢業時,妳不是站在ドグマ那一邊送她離開嗎?

鶴田:對啊對啊!

--但這次輪到妳接受大家的歡送了。請問當時的心境如何?

鶴田:上一次,我有「啊~小麗引退了…」的落寞感受。等全部節目演出完畢,她一封一封閱讀大家的送別信時,我整個人大哭特哭。

--鶴田哭了!臉上總是掛著微笑的鶴田哭了!

鶴田:等最後唸到我寫的送別內容時,我心想「啊-小麗真的要引退了!」(聲中帶淚道)

--寫那些內容的當下還沒有這樣的心情?

鶴田:對,我只有想著把心情傳達給她,然後寫下來!

--書寫時還心情氣和的。

鶴田:嗯,對啊,雖然心裡是在嘆氣啦。所以說,或許我在活動上什麼都沒多想,可是到了最後卻有所感觸。

--話說,妳跟星川麻紀一樣,都選在2017年內這個時間點畢業呢。

鶴田:說不定反而會有「麻紀要引退了…!」這樣的感傷喔(笑)。

--妳也一樣吧!我很想這麼吐槽就是了(笑)。

鶴田:說的也是。儘管不曉得情況會怎樣,還是很期待。

素人


在2017年內替AV女優生涯劃上休止符。請問您想不想好好欣賞她最後的美麗身影呢?請支持觀賞她的作品吧!

隨機文章:護理濕好濕

6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