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喜歡深喉嚨陽具

9/1/2017

森川アンナ

天才痴女吐露非常色情的私生活。「我想跟男友與其弟弟或朋友玩3P…終於體驗了心中多次幻想與嚮往的禁忌遊戲。」連幻想也很有天分啊!此外還在出道作中實現了首次3P的心願…

上一回,在聊到於出道作中自慰的話題時,森川安娜小姐聊到一半卻進入幻想模式。

今晚為您公開的長篇專訪第3回,將從推薦給M男的出道作第三橋段的內容開始。最後聊到3P橋段的話題時,又有驚人的事實爆發出來了。這位色到不行的大姐姐不僅性愛,連喝酒方式跟看待工作的專業意識都很驚人喔。

森川アンナ

--接下來的橋段是推薦給M男的「單方面壓到底個人發揮SEX」。裡面還有舔男方的腳呢。

安娜:呵呵呵。那是因為有劇本的關係才舔的,我平常不會那麼做。雖然會舔手指就是了。

--有沒有男性曾要求妳舔?

安娜:沒有,不過一旦要求我就會照做。

--有沒有反被男性舔過腳趾?

安娜:曾被舔過,完全沒問題。

--總覺得有拍下用很厲害的姿勢(身體反轉陽具朝天)去舔的照片。

森川アンナ

安娜:哈哈哈哈哈哈,雖然這是第一次體驗,不過私底下,我曾要男方趴在地上,然後由我去舔喔。

--如果趴在地上再舔,陽具會朝向男性的頭部喔。

安娜:不,是往後趴……

--妳說往後趴,該不會私底下還會舔男性的後庭花吧。

安娜:呵呵呵呵呵,因為對方要我舔嘛。

--妳沒抗拒啊。男性的屁股一點也不漂亮吧。

安娜:那男生的很漂亮喔。

--曾被男性舔過後庭花嗎?

安娜:有呢,完全沒問題。

--如果男人願意舔的話,舔哪裡都OK?

安娜:是的,不過我還沒開發到可以邊舔邊用手指抽送。

--咦?妳在國中時期就嘗試過指搗了吧?

安娜:不是啦…那個…

--我懂了,妳是指後庭花啊。

安娜:是的。

(明明大開黃腔卻不知怎地聽到『後庭花』就害羞了。那靦腆的模樣依然很撩人。)

森川アンナ

--很少有男性會把手指戳進後庭花裡去呢。但如果聽到「讓我戳就對了」,妳應該會答應吧?

安娜:其實我曾經差點被戳後庭花喔。然而對方若不是我非常傾心的人,還是會不自覺用力縮緊後庭花。

--儘管心靈上已經接納對方,身體仍會有所抵抗呢(效)。請問妳對後庭花有興趣嗎?

安娜:雖然不是這部作品裡的場面,但是我曾在拍片時把電動棒塞進男優屁股裡去喔。由於當時男優的反應非常有趣,我最近開始感興趣了。

--畢竟男性後庭花跟玩弄前列腺有關連。

安娜:就是說啊。可是塞刺激前列腺用的玩具時,我一點都不覺得開心。

--我聽說那會導致陽具翹得半天高…。那位男優卻沒什麼反應。

安娜:其實並非如此。說不定是我的緣故吧。畢竟我前列腺按摩的功力還不夠深厚。

--原來妳想練到爐火純青啊(笑)。

安娜:呵呵呵呵呵,難得有機會學嘛。

--片中有遮住男方雙眼再玩弄的場面呢。私底下也玩過蒙眼玩法嗎?

安娜:沒玩過。我無法接受蒙住眼睛的玩法。

--妳有個令人意外的弱點。

安娜:就是說啊。

森川アンナ

--拍片時曾體驗過想帶進私生活裡的玩法嗎?

安娜:我在私底下沒有玩過顏面騎乘這個玩法…所以我想把那個玩法帶進私生活裡。

--如果是抖M不會有那個想法。可是既然妳對那玩法有興趣,也就代表…

安娜:應該是激發出一點點S性格了吧。

--撇開騎臉不談,妳以前曾有玩騎到陽具上頭的騎乘位經驗嗎?

安娜:有的。

--從封底的照片看來,身體曲線非常漂亮。

森川アンナ

安娜:那應該要歸功於現場人員的指導。其實我並不會騎著騎著還撩起頭髮喔,呵呵呵。

--居然指導到這個地步。可是妳弓身的曲線很好看,而且還自己動著對吧。動作是自創的?

安娜:我有用很多種方式去動。

--上下前後都能動嗎?

安娜:是的,我不想做的只有那個自己面向後方的方式。

--妳是指背面騎乘位啊。為什麼別用那個方式比較好?

安娜:那方式看起來不是很像在床上身經百戰了嗎?呵呵呵呵呵。

--原來是這個原因。但就算不用背面騎乘位,妳的床上功夫也震驚四場吧。

安娜:如果過著普通生活,其實別人很難看出我是個喜好性愛的女人喔。所以常聽到「妳比想像中的更好色,嚇到我了」這樣的評語。

--一輕解羅衫就能看到這副好身材,而且一開始「交戰」還幾乎什麼要求都會照做。這算是一種正面的背叛方式呢。對方會高興得不得了。

安娜:呵呵呵呵呵呵呵,若是這樣就好了。

--出道作最後的橋段則是「實際上最舒服」的3P。

森川アンナ

安娜:我從很早以前就想試試看了,但是一直沒機會,到了當時才能首次嘗試3P。那是我在AV中最想嘗試的玩法。

--妳性經驗如此豐富,難道沒有男性炮友之類的友人嗎?

安娜:其實我曾有過類似的朋友呢。

--既然有的話,只要安娜妳提出要求,想玩3P不是問題吧。

安娜:我可沒想過要跟素昧平生的人玩3P喔。

--如果不認識同時要在床上交手的兩位男性就是不行啊。

安娜:對啊對啊,這是個很無理的願望就是了,呵呵呵。

森川アンナ

--請問妳是在何時產生這樣的慾望?

安娜:我已經忘記時間點了。舉個例子,我不是會跟交往男友的弟弟或朋友見到面嗎?一旦碰面,我就會擅自產生「如果跟男友溫存的時候被這個人看到的話…」之類的幻想。如果開始那樣幻想,我便相當興奮。但實際上不會那麼做就是了,呵呵呵呵呵。

--妳的願望並非想玩3P,而是希望被視姦嗎?

安娜:不,我也曾大肆幻想玩3P,心中也希望如此。事實上,我也找朋友商量過此事…結果得到「唯有3P是絕對行不得的。即使是玩笑話也不能亂講喔」這樣的回應。

--原來那願望強烈到會找朋友商量。

安娜:我似乎有令人沒轍的性癖好。該說得不到的東西越想得到嗎……

--例如越不能嘗試的事物越想去嘗試?

安娜:是的。

--那麼,為作品拍攝的3P跟安娜的願望不一樣嗎?

安娜:其實拍AV的3P也不錯,我很興奮。自己能同時有兩根陽具玩很興奮,被兩位男優上下其手大肆玩弄也很開心。雖是癡女作品,但只有3P讓我覺得受到玩弄。說不定就是這個緣故,我才會認為那段體驗最棒,呵呵呵。

--原來那是唯一能夠享受本身抖M氣質的橋段。

安娜:是的,呵呵呵呵呵。

森川アンナ

--當時有左右乳頭讓不同男優舔著,以及陽具在肉穴跟嘴巴裡衝刺的體驗嗎?

安娜:有啊,那叫我非常興奮。

--有沒有希望能夠多幾位男優一起玩…?

安娜:嗯~反正以後有的是機會。如果三個人還沒問題,若四個男優上陣…我可能會應付不來。

--妳有偷偷幻想這件事對吧(笑)。

安娜:呵呵呵呵呵,當然有囉。

--如果有兩位男優,陽具跟擺腰的動作都不一樣。妳會不會在意這一點?

安娜:我有偷偷心想「這位男優的技巧比較純熟…」,要說技巧純熟嗎?我們相當契合呢,哈哈哈哈哈。不過我比較沒有在意男優之間的不同,反而比較在意攝影機的鏡頭。

--妳說鏡頭,是指自己在畫面上的模樣如何嗎?

安娜:是的。呵呵呵呵呵,我當然會希望能夠拍得好看一點嘛。

--內容應該是有滿足妳的期待才對,畢竟裡面有抬單腳背後式跟其他難度體位。

安娜:我在私底下也試過那些體位喔,呵呵呵。

--有沒有令妳驚訝心想「AV會用上這種方式?!」的玩法或體位嗎?

安娜:其實很少。

--真厲害。既然原本是抖M,代表妳也喜歡口交吧。

安娜:是的。當然,我也喜歡玩深喉嚨。近期最令我興奮的是…如果玩深喉嚨,不是會幾乎流下淚來嗎?就是見到男優因我難受表情而興奮的表情瞬間。

--玩深喉嚨時,還是男優用力住妳的頭最過癮嗎?

安娜:對啊,我想被壓壓看。我再次體會到,男性看到難受表情而興奮的臉龐非常好看。

--不愧是抖M小姐。並非受到虐待的狀態,而是對於因施虐感到興奮的男性覺得興奮這一點毫無偏差呢。

安娜:是的(笑容滿面道)。

--量非常驚人吶。可是從妳的體態卻完全看不出來,莫非屬於易胖體質?

安娜:其實也不太算易胖,由於我一直有鍛鍊肌肉,不希望肌肉消失,所以無論如何非喝不可的情況下,我會一直喝龍舌蘭酒。

--用酒精濃度高的酒來灌醉自己啊。我能理解,不過這也很傳統吶。妳的專業意識真高。

安娜:呵呵呵。


這位大姐姐比外表看起來更加「豪邁」。由於還是新人,所以至今都是聊著圍繞在出道作方面的話題,在下次最終回裡,我們會更深入挖掘許多大家關心的事項喔。

於有限的時間內,我們甚至挖出在她豐富的性經驗中一些尚未聽聞的故事,敬請期待!

隨機文章:洞太小跳蛋塞不進

5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