哄小孩睡就去做愛

6/13/2017

佐々木あき

佐佐木明希單獨專訪終於登場了!「等生產之後,性愛才帶給我快感。在客廳沙發上潮吹後,我便動手清理。」這朵慢開的大朵花兒,連女性的快樂也很慢才覺醒!


佐佐木明希小姐明明是當紅女優卻鮮少出席活動和接受專訪,甚至連Twitter上也不常公開私生活的內容。這次我們終於能夠單獨訪問她,藉此發掘她私底下真正的一面。專訪內容從本日起將連續五天刊登。第1回是從懷念的初體驗起,直到生產後才享受到性愛快感的私生活內容。

--以前DMM NEWS R18曾邀請妳參加毒針聯盟對談,不過單獨專訪倒是第一次呢。

明希:就是說啊。這幾乎是第一次。

--這下不曉得該問些什麼了。因為明希小姐充滿神秘感,讀者想知道的部分數都數不清。

明希:某位喜歡我的女優曾告訴我,有人傳話表示說由於我在Twitter上完全不會發表私生活的內容,完全無法了解我是個什麼樣的人。這一點會跟神祕感產生連結呢。由於我的私生活是以小孩為中心,沒什麼好公開的,更何況我又不能輕易公開小孩的事,因此才會連Twitter都只有工作相關的內容。

--妳也很少出席活動或接受採訪,私生活滿是謎團。可是這又跟妳身上那股「似乎近在咫尺卻又遠在天邊」的魅力巧妙融合在一起。

編輯:儘管熟女的生活感是賣點,但明希小姐毫無生活感可言喔。

明希:哈哈哈哈哈哈。

--可是AV裡的性行為該說有生活感嗎?其實散發出身為人以及人妻的味道。

明希:那代表很有真實感呢。總覺得類似年輕偶像的女孩會打扮得可愛漂亮再進行性行為呢。

--就像娃娃一樣對吧。另一方面,在Twitter上卻又是跟人很接近的活生生存在。跟明希小姐完全相反。

明希:說不定正是如此。

編輯:參加毒針對談當時妳的身體不太舒服,請問今天要不要緊?

明希:不要緊。當時是因為過敏才會臉腫腫的,可能是免疫力下降的影響。2016年我根本沒空回首過往,一直被拉著往前走,就像有人從後趕著我向前跑一樣…(笑)。

--妳實際上確實非常活躍。

明希:由於拚命拍片,結果幾乎沒什麼記憶。不過去年都是工作一件接一件完成,至於今年…我希望能夠拍自己想拍的片就好,也希望能夠輕鬆面對片場的工作人員。

--目前2017年已經過三分之一了,請問妳的工作情況還順利嗎?

明希:這個嘛,託大家的福。

--太好了。那麼,既然妳幾乎是首次受訪,就先從明希小姐的「初體驗」開始聊起吧(笑)。

明希:我是17歲時跟大一年級的高中學長初嚐禁果呢。

--雖然現在已經充滿女性魅力,不過當時應該很羞澀吧。

明希:哈哈哈哈哈,我也有過青澀年代呢~(微微遠目道)。

--17歲就初嚐禁果的話,在朋友圈之中算是比較早的?

明希:我比大家還慢,所以對此有些焦急。

--難不成跟不喜歡的男生…

明希:才沒那回事。我有先交男友。覺得對方不錯才會開始交往…。我可不是任誰都行的輕浮女生喔,呵呵呵。

佐々木あき

--那位令人羨慕的男生是個什麼樣的人?

明希:他是我鄰校的學長。我當初唸的是女校。由於有另一所高中的學生放學後會到同一個公車站等車,他就是我在公車站認識的學長。

--對方是帥哥嗎?

明希:該說帥哥還是…呵呵呵。等到了高二,我才發現自己是朋友圈僅存的幾位處女之一,結果因此產生奇怪的同儕意識…。

編輯:如果這時爆出女同志的內容,我們會再度大吃一驚喔。

明希:那怎麼可能啦(笑)。我和女性朋友聊天時,出現「這下怎麼辦?」「給加快腳步(破處)才行。」這樣的對話,後來在夏天達成破處這項成就。因為我不想成為朋友圈最後一位處女,呵呵呵呵呵。

--妳很精明吶。

明希:因為當時非常流行聯誼,是一個只要表明「想交男友」就會有人介紹朋友的環境嘛。而且我不希望有人搶先一步。

--果然不想成為最後一位處女(笑)。

編輯:既然是病急亂投醫的初體驗,緊張感想必相當強烈吧。

明希:確實很緊張。

--初體驗當天有決定說「我們要上床」嗎?

明希:嗯~其實我們並沒有事先約好。不過,兩個年輕男女共處一室,不是會自然而然地那麼發展嗎?呵呵呵。

--看來明希小姐幹勁十足呢。當天是去男友家嗎?

明希:不,是在我家上床的。當天他來我家玩。

--居然在自己房內破處,真有一套。之前曾讓男友進妳的房間嗎?

明希:不,那是第一次讓他進房間。

--那會更叫人心裡小鹿亂撞吶。

明希:但如果去男友家裡,我可能會更緊張。由於是在自己家裡,所以還…

--妳去過男友家嗎?

明希:沒去過。

--平時明明都在外面約會,結果第一次居家約會就是在自己房裡,然後直接上床?

明希:是的(笑)。

佐々木あき

--父母人呢?

明希:因為當時是白天,他們都不在家。

--哎呀呀,突然在大白天破處了。

明希:(微微慌張道)但是我有好好拉上窗簾…啦。

--如果是高中生,大白天的就會搞親密吧。妳在插入前的什麼時候拉上窗簾的?

明希:哈哈哈哈哈,說的也是。我是在搞親密且準備上床時拉起窗簾的。大概吧。男友要脫我衣服時,我好像有說「這樣很難為情」,不過時間久遠,我記不得細節了。

--感受猛力跳動的心臟拉上窗簾…

明希:男友有性經驗,感覺都是他帶領我的。

--就像「交給我即可。請多指教」嗎?

明希:是的。不過兩個人都很年輕,一感受到快感就再也停不下來了。我覺得很痛,男友則覺得很舒服,一直擺動腰際衝刺。那讓我心裡很不高興…(笑)。

--哈哈哈,我可以理解男方的心情,原諒他吧。

明希:因為我是咬牙忍受痛楚,結果他在我身上毫不在意地笑著擺腰衝刺。就算我一直表示很痛,他也只是說「習慣就不痛了」敷衍我而已。

責編:非常沒禮貌呢(笑)。沒有什麼比較美好的回憶嗎?

--應該從朋友圈聽過不少吧。跟妳想像中的性愛不同嗎?

明希:跟傳言的一樣呢。只有痛楚跟恐懼。雖然我聽說會流很多血,可是當時私處沒流多少血,等擦拭過才發現一點點血跡。結果卻招來一句「其實妳本來就不是處女吧?」這種鳥問題。

佐々木あき

--這男的真過分。

明希:那反應叫我再次發火…。(滿臉笑意抱怨道)現在想想,他肯定是不想害我太過緊張,才會半開玩笑似的說那些話。

--最初是在大白天時接吻,然後脫衣服跟揉胸部。最後在某個時機點拉上窗簾…

明希:正是如此,我覺得這方式很普通。

--他有愛撫妳的私處跟小豆豆,讓它濕濡嗎?

明希:我拒絕了,因為不喜歡有人摸或舔我的私處…

--該不會在不夠濕的情況下插入吧?

明希:可能喔…所以才會帶來更多痛楚,呵呵呵。

--儘管光接吻也會讓私處濕濡,但潤滑度不夠會很痛的。

明希:可是我覺得讓男方做這些事情會很不好意思。

--不是因為害臊而拒絕?

明希:害臊是有的,但還是覺得很髒,只好開口要男友別那麼做。

--結果成了只留下痛苦跟難受印象的初體驗?

明希:正是如此。

--產後啊。附帶一問,生完小孩後,妳何時才重拾性生活?

明希:大概是我生產後三個月。

編輯:好快!(不禁驚呼)

明希:就是說啊。因為我老公散發出非常想做的氣場。他在我懷孕時一直忍耐,那三個月已忍到極限了,哈哈哈哈哈。

--那時候明希小姐光是幫小寶寶餵奶跟應付夜哭就全身發軟了吧。

明希:對啊。還有,我聽說產後做愛會很痛。產後首次性行為果然痛死我了。

編輯:我聽說跟破處差不多。

明希:當時真的痛死我了,很有趣呢。

--結果後來便重拾夜夜笙歌的性生活了?

明希:是的,產後第一次結束之後,接下來就完全不會痛了。

--接下來的第二次應該不可能突然就很有快感吧。

明希:其實會哦。身體的感受方式完全不同,以前體內明明不會很有感覺,結果忽然變得很敏感,這部分很奇妙。

佐々木あき

--同一根陽具卻能產生如此劇烈變化,會叫人很吃驚呢。

明希:相當不可思議。

--能感受到私處的收縮情況嗎?

明希:該怎麼說呢?我不曉得有沒有收縮,呵呵呵。不僅如此,我還是第一次享受到歡愉的性愛。

--確實可能如此。

明希:不過該說很舒服嗎?就像「這是什麼感覺!難道就是大家口中的性愛快感嗎!」這樣的感受。儘管享受快感方式因人而異,那卻是我的感覺。後來我終於喜歡上性愛了。


--接下來換成明希小姐每晚向老公求愛。

明希:我對這部分沒什麼記憶…話說,平時都是老公向我求愛,即便我沒開口,他也會主動找我上床。

--既然能享受快感,明希小姐也很歡迎老公求愛吧。

明希:呵呵呵呵呵。不過我還得帶小孩,沒辦法夜夜笙歌。

--性行為成了唯有小孩睡覺時才能享受的樂趣?

明希:對啊。我們常常在樓上寢室哄小孩睡著後,剛到樓下客廳開始做愛沒多久,樓上便傳來小孩的哭鬧聲。然後又上樓哄小孩睡覺…

--好偉大。無論慾火再怎麼強烈,妳都會停下來跑去哄小孩。

明希:那當然。不過我老公很能撐,不會因此慾火全消喔。所以我會回到一樓陪他做到最後…

--妳老公等待時會做什麼?該不會一直維持一柱擎天的狀態吧?

明希:如果時間較短,他會維持一柱擎天的狀態,但如果等上一小時,任誰都會縮回去的。可是他卻能立刻復活,真的很厲害。

--不過當時已經喜歡上性愛,明希小姐也會心想「算了,管他的」然後期待後續。

明希:對啊。生產完就這樣。如果夠舒服,還是會心懷期待呢。

--如果妳老公能迅速勃起是好事,但明希小姐也是在產後變得容易濕濡嗎?

明希:該怎麼說呢?我不太清楚。可是我從年輕時就很容易濕了。不過要等沉浸在餘韻裡才會開始濕,哈哈哈哈哈。

--一旦樂在其中就會開始在體位上下功夫,開始發展出奇怪的玩法?

明希:我們不會用比較特殊的體位,但是我有了第一次潮吹。

佐々木あき

--因為老公用上指搗?

明希:是的。

編輯:妳老公有沒有一臉得意?(笑)

明希:有喔,呵呵呵呵呵。

--妳知道潮吹嗎?

明希:完全不曉得,只知道一舒服就會洩出來。

--最初潮吹時有沒有心想「糟糕,我失禁了」還因此著急?

明希:沒有耶。那感覺跟尿尿完全不一樣。

--那是什麼樣的感覺?

明希:其實現在也差不多。潮吹時不會有尿尿的感覺,而是一覺得很舒服就洩了。

--跟高潮不一樣?

明希:啊、跟高潮很像。不過好像都是從尿道洩出來的。我是在進行AV女優工作時才知道它跟尿尿一樣。某位導演曾對我說「那就是尿尿」。

編輯:那位亂說話的導演究竟是誰啊…(笑)。

明希:我當時才恍然大悟。

--可是在家裡潮吹會很麻煩吧。

明希:哎呀,反正我會清理…

佐々木あき

--妳說清理,代表是在棉被以外的地方潮吹吶。

明希:最初是在雙人床上潮吹喔。可是小寶寶會跟我們一起睡在床上,吵醒寶寶會很麻煩,所以我們不是在寢室,而是在客廳沙發上…

--原來如此。產後就改成在沙發上做愛了。

明希:如果要玩指搗,我們會到地板上去,等做完再拿殺菌紙巾清理地板。然而潮吹過一次之後,就總是會想再次潮吹呢。

--男人也差不多。

明希:所以我會拉著老公去不會弄髒,或者能簡單清理乾淨的地方,由他讓我潮吹。

--那麼說來,AV出道當時對不擅長性行為的意識已經消除掉了?

明希:是的。不僅如此,連老公都對我強烈的性慾目瞪口呆,過起無性生活喔,呵呵呵呵呵。


真是幸福的家庭生活呀!祝福明希姐家庭工作都順心美滿~~下次聊嚕......88

隨機文章:我喜歡舔陰唇

19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