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子比較容易入喉

3/22/2017

碧しの(篠めぐみ)

精子比較容易入喉呢!本回請到碧至乃和小谷實兩位靠食精片了解彼此的性愛經驗!!

碧しの(篠めぐみ)

開頭先勸告各位,本回有些比較髒髒的話題,請不喜歡這類話題的人注意喔。即便經歷不同卻都演出重口味作品的兩人,於發現許多共通點之後,使得作品話題朝意外方向發展了。就算如此,小實仍然非常風趣。只剩下「請您繼續看下去」這句話可講了(笑)。

志乃:過於敏感會給妳帶來困擾嗎?

實:會讓我濕過頭呢。

志乃:我能理解。很快就會弄髒內褲。

實:對啊。還記得去泡溫泉時,看到其他女生的內褲上幾乎沒有汙漬,害我因為自己的內褲汙漬斑斑而非常難為情呢。

志乃:我也很容易濕喔。如果是拍完情色橋段,弄髒內褲就沒關係,可是拍完劇情橋段或封面的話,我就很討厭弄髒內褲,會很難為情。因此脫下來時,我都會道歉說「對不起,內褲被我弄髒了」再還回去。

實:這樣啊,不道歉也不行呢。

志乃:沒有啦,我是刻意道歉的,因為很難為情嘛。

實:原來是這樣。一弄髒內褲,我真的會很難為情,所以無論拍哪一支作品都會表明說「不要看我的內褲」。我會抓著內褲丟得老遠假裝不知情,或者看到內褲被拍特寫時一把搶走。聽到合作過好幾次的男優表示「妳很討厭被人看內褲呢。」,我會泫然欲泣的說「因為弄髒了嘛」。

志乃:那的確很難為情呢。但小實不是白虎嗎?跟內褲有所摩擦而有感覺的話,不是更容易濕?

碧しの(篠めぐみ)

實:反過來說,有陰毛不是會感覺刺刺的嗎?我中學時期的陰毛很長,會癢癢的,再加上認為有陰毛很丟臉,從此便勤於剃毛了。然而最近又覺得剃過的痕跡很髒,可是脫毛又非常痛,想當個白虎女也不容易耶~。但兩者皆有利有弊,既然如此,當個白虎女反而看上去漂亮多了。

志乃:妳是依剃腋毛的要領剃陰毛?

實:對啊。腋毛反而是順便剃一下。如果是白虎,男人會很吃驚呢。聽到他們驚呼「沒陰毛」之際,我不曉得究竟有什麼好奇怪的。對方似乎把我當成風塵女郎了。也許認為是防範陰蝨的方法,或者以為我有陰蝨吧。

編輯:以前會有人這麼講,但聽說現在基於時尚或衛生考量,剃掉陰毛當白虎的一般女性有增加趨勢喔。

志乃:但一部分男性對此抱持深厚的懷疑,甚至表示「因為喜歡性行為且剃光陰毛,肯定是風俗女郎」 。

志乃:被「表哥表弟 」們這麼說?

實:對啊,明明完全不一樣。我是不曉得他們私底下怎麼形容,可是我反而想告訴大家說「你們都是表哥表弟耶!」

志乃:啊哈哈哈哈哈,我覺得他們大概知道吧。

實:好像真是這樣耶。我聽說表哥表弟們還組成同盟。尤其是我當上AV女優之後,可能會人出來說「我跟這女的上過床唷」。

志乃:我覺得可能有。

編輯:那個,非常抱歉打斷兩位聊天的興致,不過接下來可以請妳們聊聊作品嗎?

實:對不起~那麼繼續聊「我偷窺學子無防備露出的乳頭一事外洩了…」(ワンズファクトリー)這部作品。這是我首次飾演生性淫亂的癡女,導演等人也曉得我樂在其中,只有「好過癮!」這句話能講了。而且我當天感冒還吃藥,不僅演出水準沒有低落,反而非常投入。

碧しの(篠めぐみ)

志乃:總有身體狀況不適也得上陣的情況呢。虧妳還能樂在其中。 

實:我最後整個人渾身無力,沒辦法完成如此快樂的拍攝工作是個遺憾。製作人原本還想多拍一些封面照片,卻顧慮我的身體情況而作罷,真是抱歉。

志乃:真偉大。可是妳倒下去會帶來給大家麻煩,既然努力過了,妳就接受人家的好意吧。

實:而且飾演怪叔叔的男優演技非常好喔。我會覺得很開心,都要歸功男優和工作人員精心打造出來的世界觀。假如我幹勁十足但男優興趣缺缺,連我的熱情也會為之熄滅。其實我真的不太會演喔,所以也要感謝兩位男優的配合。

志乃:看來妳連演癡女也有自信了。

實:沒有啦,我還覺得很難為情,可是拍得很開心,還想再拍同類型的作品喔。「老師的陽具發起革命了!」之類的劇本台詞相當有趣,再加上我就算即興說出其他台詞,導演也說OK,所以拍得很順利。但戲裡有不少需要罵人的場面,不曉得要不要緊吶。我在戲裡有說出「混帳!」這樣的話來呢。

志乃:妳樂於投入每一部作品呢。不曾在拍攝時遇過不擅長的內容嗎?

實:沒有,我全都樂在其中。可是我原本就有潔癖,不會拍糞尿系作品就是了。

志乃:我也有不會拍的類型喔。那麼說來,嘔吐也不行? 

實:不行。儘管吐了會令我興奮…

志乃:嗯,有點難受跟壓力會讓妳興奮呢。

實:是的,身體不適等情況下,我會覺得想吐。不是想從屁股排泄,而是想從嘴巴吐出來,所以得腸胃炎的話,我會一直吐個不停。

志乃:啊哈哈哈哈。

實:我會吐出黑黑的東西,不過等後來才知道那是血,當時可是吃足了苦頭。由於吐出黑黑的東西,我還以為自己變成惡魔…

志乃:小實很健談耶。很抱歉笑妳,但真的太奇怪了。既然喜歡吐,代表妳也喜歡玩深喉嚨吧。

實:對啊。發出低鳴的瞬間果然很棒,身體會隨之抖一下。可是我比較擔心男優的陽具,如果不小心咬到,肯定很痛…

志乃:別闔起嘴巴就不要緊。

實:我的小嘴沒辦法對大鵰啦。就算極力張口,有時還會差點咬到陽具。

志乃:原來如此。不過深喉嚨很棒呢。明明喉嚨被塞滿了卻不會吐出胃裡的東西,只分泌黏液的話,就會產生「啊啊,就是這個」的感受。

碧しの(篠めぐみ)

實:我能理解,就是黏液牽絲的感覺呢。那感覺很棒喔。欸嘿嘿嘿嘿。

志乃:對啊。如果真的要嘔吐,會叫人無法集中精神呢。

實:的確如此。就像黏液整個湧上來趕緊吐出陽具時牽絲那樣。

志乃:對啊對啊,看到自己的分泌物也會興奮耶。

實:黏稠的唾液在陽具上…

志乃:整個包覆住。

實:看到那情景會有正在玩深喉嚨的感受且興奮起來呢。

志乃:妳還沒挑戰過屁股嗎?

實:這個嘛…我一直有考慮「便便」這件事…如果是比較小的陽具,說不定行得通…

志乃:如果能遇到小一點的陽具就好了。那麼,妳不覺得男優的陽具都很粗大嗎?

實:這個嘛。是真的很粗大,而且能夠一直維持勃起的能力跟發射功力都很厲害。我很高興能認識許多男優和女優。一想到彼此合不合得來,我就很期待當天會遇到什麼樣的人。

志乃:反正妳很敏感,不管來了什麼樣的男優都會很快就濕了吧。不曾在插入前得到高潮嗎?

實:沒有耶。我曾經在夢中獲得高潮…就像夢遺一樣。妳不曾有過嗎?

碧しの(篠めぐみ)

志乃:我有喔,那感受很棒耶

實:很過癮耶。會有如同自慰般的舒服感受。明明沒有用上雙手,當我醒來的瞬間,身體還會自己一顫一顫的。

志乃:我們很談得來,似乎會成為閨蜜呢。

實:真的嗎?請務必跟我多多交流!

志乃:我呢,可以在毫無刺激之下高潮喔。

實:好厲害!是無手自慰嗎?跟巧克力球向井先生好像喔!

編輯:又說出一個比較舊的名字了。妳是從哪裡得知的?

實:我是聽清水健先生提的,他說向井先生可以不用手完成發射。志乃妳是怎麼辦到的?

志乃:我原本就屬於連自慰也不靠幻想的人,會把精神集中在自己的雙腿之間,想著那裡正被人恣意玩弄,接著全身使力。高潮時,私處不是會夾得很緊嗎?我靠這一招大約10分鐘就能得到高潮。

實:好厲害喔~~!!!我在睡前也試試看好了。這個不錯耶。10分鐘的話,差不多可以拍一小段了(笑)。

志乃:啊哈哈哈哈。我在那時會躺著從頭到腳伸直,只在屁股上使力。

實:只在屁股上使力啊(認真確認)。

志乃:不過那麼做會使得私處越來越敏感,若是更敏感的話,小實會非常困擾喔。

實:哎呀~那就算了。我會做一下想像練習。好棒,聽到一個好消息了。真開心,我想試試看耶。

志乃:加油。附帶一提,某人曾告訴我說「要像神納花拍鬼畜凌辱AV作品那樣,自慰時必須自行撥開小豆豆的包皮,把電動按摩棒開到最強,藉此鍛鍊自己。」

實:欸~~~~!

志乃:聽到這番話之後,我的感想是「好敬業的女優魂啊。我究竟在做什麼?」 

實:我偶爾會看小花Twitter上的時間軸,覺得她很漂亮,也想見見她,但總覺得…根據傳聞…她算是「怪物」嗎?

志乃:她是怪物(笑)。聊自慰話題時也一樣對吧?雖然不曾和她攜手演出,不過我們走的路很像,推出的系列作品也有所重疊。所以即便推出相同作品,也是我和小花分別對上兩位男優。

實:總覺得我能理解相同道路是什麼意思。

志乃:等實際見到面,我們對彼此的感想是「原來她有這樣的性格」,還對彼此說「由於拍了不少被動系作品,還以為妳是更沉靜的人」(笑)。

實:啊哈哈哈哈。這個好玩耶。許多女優都很有趣呢。我很喜歡見過面的每位女優喔,志乃也有喜歡的女優嗎?

志乃:在我心中且地位一直不動如山的人是羽月,最近則是原美織。總覺得我喜歡老實人呢。

實:羽月也很漂亮耶。我非常喜歡她的臉蛋。拍「女子力☓食精」(エムズビデオグループ)時,我不停看著羽月的樣片,還覺得「好噁心」,連自己也有拍吃下加了精液的食物場面喔。其實我沒那麼想,但當時必須露出「我正在做這種事哦~」的厭惡表情,真的很對不起羽月。

碧しの(篠めぐみ)

志乃:其實我也挑戰過食精喔。雖然不是食精作品,只是其中一小段而已。我也在拍過其他片商以微乳為主打的作品…

實:咦!跟我非常相近嗎?可是就算並非食精作品也會有食精橋段?

志乃:那是100發吃精其中的一小段。

實:當時加在什麼食物上?

志乃:有咖啡凍跟紅茶,還有什麼呢…啊!還有麵包,連牙膏都有…

實:牙膏?雖然我沒挑戰過,但每次都會看呢(笑)。食精都會用滋味比較淡的食物,不好拍呢。

志乃:小實,哪樣食物讓妳最拍不下去?

實:要算第一道端上來的蛋糕吧。

碧しの(篠めぐみ)

志乃:是巧克力蛋糕。

實:是的,由於剛開始,我聞聞味道才發現比想像中腥臭。儘管喜歡精液的味道,但是數十人份混在一起的話,味道會非常濃烈,害我不禁發出低鳴。還有最後的沙拉。其實我正為能否拍完而感到不安,最後仍一鼓作氣吃下肚了。

志乃:食精的沙拉相當棒呢。我認為沙拉才是最棒的。

實:咦~~!真的嗎~~!!

志乃:因為其他食物會混在一起嘛。如果是麵包和蛋糕,精液會滲進去呈現柔滑的口感,對不對?沙拉不會使得兩者混合,直到最後都能呈現蔬菜跟精子的口感。

碧しの(篠めぐみ)

實:啊啊,是指外觀嗎?那的確是很漂亮的調味呢。不過麒麟導演曾說「拍過一次食精就很難有第二部食精作品」…

志乃:只有羽月希是特例呢。

實:對啊,他還說「只有羽月是特例,她拍了兩支喔」之類的發言。由於第一支也可能是最後一支…所以我不希望只有半調子的表現,打起精神淚汪汪的大口吃下沙拉。當時真的很糟,最後我肯定露出放棄的表情了。

志乃:咦?看上去似乎不要緊耶。

志乃:不,臉色很難看喔(笑)。

志乃:不過這跟以前的「食精吃到飽」不一樣呢。

實:那是新系列,以穿著女子力高的服裝吃女子力高的食物為主打,所以我很高興能穿上平時不會穿的可愛服裝,只是沒想到內容這麼殘酷(笑)。

實:Twitter上還常出現「我最喜歡波多醬!」的發言,影迷也對我說「妳真的很喜歡她呢」。我喜歡她喜歡到想一直狂說喜歡她了。

志乃:妳確實常訴說自己對波多野的愛呢。現在依然喜歡可愛女生勝過男生嗎?

實:嗯~喜歡的種類雖然不同,但是能帶給我快感的卻是陽具。


羨慕歸羨慕,然而過於敏感似乎也不是好事。反問的問題非常直接且有趣吶。有如此敏感的女孩一搭上電車會出現何種情況?往後想成為什麼樣的女優?期待我們會聽她們聊的話題更辛辣嚕...下次見


隨機文章:男人性幻想的女主播

8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