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人請允許我高潮

6/17/2020

素人

擔任緊縛模特兒的AV狂熱女孩月乃悠被敬愛的神納花施以硬核調教!如此玩法的幻想小說化了!麻繩、吊上半空中、佛堂蠟燭…甚至連後庭花都受到開發,被假陽具腰帶不停抽插!

以緊縛模特兒一職大為活躍的月乃悠小姐非常喜歡AV,甚至到了以AV評論家身分活動的地步。當然,她還會以SM系作品為中心,幻想自己被人用非常硬核的玩法大肆玩弄…或者玩弄對方…甚至很喜歡一邊陶醉在影像作品內一邊欣賞內容。到了最近這陣子,還迷上了開始擔任女性導演的某位AV女優。這次我們請月乃小姐將腦補幻想以小說形式呈現出來了。

我想被這麼玩弄…被人疼愛…。

請大家賞光進入小說的世界裡,扮演玩弄的角色、被玩弄的角色、被壓抑的角色、旁觀的角色等等人物,從中獲得樂趣。

素人

自我介紹&對神納花小姐的思念

大家好,初次見面,我叫做月乃悠

我從2007年開始擔任繩藝師(當時稱為「繩師」)讀Hajime Kinko先生的模特兒至今,也會在月刊FANZA撰寫AV評論。

附帶一提,我已婚,丈夫是M男。因此無論S還是M的氣質兼備。說到這裡,為什麼身為女性的我會成為評論作家呢?那是因為我非常喜歡AV,甚至喜歡到每週會自費購買4~5支AV來欣賞的地步。儘管題材大多偏向SM、重口味,在我眼中,評論這份工作算是天職了。

如此喜歡AV的我現在非常迷剛剛以導演身分出道的「神納花」小姐。最初,我知道花小姐是一位M系AV女優。就個人觀點來說,承受著非常激烈的玩弄又哭又叫的花小姐非常美麗,讓我對她著迷並因此高潮了不曉得多少次。後來,我有幸去參加繩縛活動,還記得我在會場內有了「何等可憐又可愛的女優啊」如此心動的感受。

可是…最近花小姐大多演出「玩弄方」的角色,推出了很多非常合我胃口的作品,也演出了非常合我胃口的角色。即便是很下流的角色,花小姐卻散發著優雅跟S氣質。靈活使用繩子的手法不在話下,就連言語欺凌跟激情女女愛都能夠勝任,讓我不禁迷上花小姐了。

因此,我以「假如花小姐會玩弄我的話」這個主題寫了一篇小說。在此先叮嚀大家,小說內容完全是出於我的幻想,而且還是SM。不過小說中也會有男性登場,請大家盡情閱讀本篇小說並拿來當成性幻想的配菜。

「差不多可以做了吧?畢竟已經適應假陽具了。」

什、什麼?

剛要開口問卻為時已晚。

悠的嘴裡被塞了棒棒,在無法動彈下,臀部被火熱棒棒啪啪啪地敲打著。

(難道我要這麼被眼前的人侵犯了嗎…?)

明明夢想著接受花的甜蜜調教啊。儘管悠為之錯愕,那股想像卻以超乎預料的形式猜中了。

忽然間,身後的男性棒棒不是直搗黃龍,而是插入後方的緊實小肉洞。

「呀啊啊啊啊啊啊!!」

悠不禁吐出嘴裡的棒棒,發出震耳哀嚎。

既粗大又火熱的男根緩緩入侵幾乎沒有擴張的尻穴裡。

「呀啊啊啊啊啊……要裂掉了。」

素人

「喂,嘴巴不准休息。」

眼前的男性如此說著,再次將棒棒捅到嘴巴深處。

素人

上下兩邊都在接受男性猛烈抽送,已經混亂到分不清哪裡難受的悠眼中,倒映著眼前優雅坐在椅子上欣賞自己目前模樣的花。

素人

「悠,妳似乎玩得很開心呢。連我都看到幾乎興奮起來了。」

花並沒有漏掉聽到這句話之後,悠臉上微微露出的陶醉神情。

「被誇獎後感到開心嗎?真可愛。」

花滿足地換腳翹起二郎腿,露出微笑。

悠在接下來將近1小時裡被3個男人不停輪姦。而且臉蛋、喉嚨、子宮、直腸不停被男性精液玷汙,呈現滿是白濁液且黏糊糊的慘狀。

可是花卻開心地看著這副光景………而且看著看著,一次再一次到達絕頂高潮。

素人

素人

素人

當男人們射完累積下來的全部白濁液,悠被丟到床上呈現恍神狀態時,花倏地站了起來,於雙腿間穿上假陽具腰帶,然後走近悠。

「妳很努力呢…是不是想要獎勵?」

悠聞言,嘴唇微微動了一下,下意識說出:

「……給……我……給我……我…想要……」

儘管重複說了幾次,身體卻一也不動。

花毫不在意地抬高悠的下巴,來了一次深吻。

素人

「唔哇啊…………」

光是這麼一個深吻便使得悠完全陷入恍神。

「嗯…………呣啊…………啊嗯……」

一次又一次不停的深吻令悠的身體產生痙攣,到達絕頂高潮。

「花………主……人…」

淚滴滑過悠的臉頰。女主人滿足地舔掉那滴淚珠。眼前明明上演如此下流養眼的光景,男性們卻只能在一旁默默旁觀。

「來,說說哪裡想要接受我的玩弄。」

花細雨後,悠緩緩動起身子,主動含住花雙腿間那根突出的假陽具,向上看著她懇求。

素人

「請把……主人的威猛陽具插到……我的尻穴裡……」

悠拚命舔著花的假陽具。見到此情景,花揚起嘴角露出微笑,用弔胃口的口氣說道:

「還沒,我不會這麼快就給妳的。不過既然是獎勵,當然得讓妳爽一爽。」

花透過觀察前面眾男人姦淫花洩慾的模樣,已經摸清悠的弱點了。

她先是在奶子加上乳頭夾,開始玩弄悠的乳頭。

「主人……好痛啊……但是好舒服……」

一改雜交狀態時的淫亂氣氛,現場瀰漫起一股隱晦的氣息。

「悠很喜歡這副羞羞臉的丟人模樣對吧。」

說完便用手指彈了一下乳頭夾。

「啊……我喜歡,好舒服哦,快要高潮了。要高潮了!要高潮了!」

悠流露無法忍受的表情沉溺在快感之中,然而花並沒有就此放過她。

「不行,不能沒有獲得允許就高潮。」

花一邊如此說著,一邊用手玩弄悠的敏感陰蒂。

「不行,我要高潮了,主人,請允許我高……啊啊!!」

哀求到一半時因為陰蒂被夾捏,悠瞪大眼睛叫了出來。

「忍耐到我說可以高潮為止。」

聽聞指示後,悠的嘴唇開始微微顫抖,腰部、腹部,甚至全身都開始因為忍耐高潮來襲而產生痙攣。

「哈啊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……主…人…我想高…潮…哈…哈…哈……」

花毫不留情地持續愛撫呼吸紊亂、難受扭著身子的悠並尖聲笑著。

「哎呀,真開心。悠根本不像人類呢。」

「嗚,求求您!!我、我想高…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」

花算準悠從哀求轉變成哀嚎的時機,拿掉乳頭夾湊上去吸吮花的乳頭。

「盡情高潮吧。」

「好、好爽哦……我要洩了啊啊啊啊!!高潮了……!」

素人
僅1次絕頂卻帶來一次又一次高潮的悠再次趴倒在床上。然而花卻不給她時間休息,緊接著將假陽具抵在悠的後庭菊門上。

素人

「啊~~~~~~~~~!!!!高潮了高潮了,我可以高潮嗎?主人!」

聽到因為插入而再次醒來的悠如此大叫後,花溫柔看著悠的雙眼表示:

「可以,儘管高潮吧。妳已經努力撐過來了。」

花說完便吻了上去,藉此增強悠的快感。悠在渾渾噩噩之中吸著花的櫻唇,到達快樂的頂點。

素人

在回家的計程車上,悠抱著自己被玩到慘兮兮的身體,想起花最後於耳邊說出的那句話。

「由於我覺得悠是個靠腦來感受的人,所以反而想用物理的方式來把妳玩壞呢。」

花無論哪一步都想得比自己更遠。雖然不清楚有沒有回應花的期待,悠卻有一股跨過門檻的強烈成就感。


雖然成了一篇剛開始撰筆之際沒有想像到的作品,不過我對花小姐的幻想、心意全都寫進去了。

其實我非常擔心會出現「實際上是這樣才對!」「才不會這麼做咧!」「幻想也該有個程度!」等等抱怨。

本小說有一段劇情的花小姐比較冷酷,可是看過許多本人的作品之後,我發現花小姐的癡女模樣也相當令人驚嘆。請大家往後繼續關注身為女優的神納花與身為導演的神納花。

隨機文章:我非常喜歡吹喇叭

22